进了课本《捞铁牛》的牛,到底有多牛

币游国际官方网站

2021-06-01

  新华社太原2月11日电题:进了课本《捞铁牛》的牛,到底有多牛  新华社记者王学涛  在蒲津渡遗址博物馆,4尊铁牛排成两排,面向黄河,怒目圆睁,侧耳聆听,前腿蹬,后腿蹲,好像在进行拔河比赛……  千年时光流转,铁牛几经沉浮,每次“面世”都备受瞩目。

宋朝怀丙和尚捞铁牛的故事,因写进小学课文而家喻户晓。

 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,牛是镇水神兽。 这几尊铁牛“生”来就被寄予守护黄河安澜的美好愿望。   山西省永济市蒲州故城西门外不远便是蒲津渡遗址。

这个著名的黄河古渡口历史悠久,曾具有重要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等战略意义。 唐开元十二年,唐玄宗倾全国之力,派人铸造铁牛为地锚,修建坚固的浮桥,改“竹缆连舟”为“铁索连舟”。   一时间能工巧匠汇聚于此,热火朝天地铸造以铁牛为代表的铁器群。 他们以黄蜡雕塑造型,将澄泥涂于蜡模外,用火烘烤,待泥模烘干后蜡液排出,再堵住排出口,灌入洪流般火热铁水,当铁水凝固后打碎泥范,铁牛顺利成型。   专家测算,这4尊铁牛每尊重达45吨至75吨不等。 这批铁器群为低硫低硅灰口铁,是木炭冶铸的产物。 当时唐朝生铁产量已很丰富,因此有条件用在工程上做浮桥地锚。

  “这是一项国家工程,无论铸造技术还是雕塑艺术,都代表了当时最高水平。

”曾负责铁牛考古发掘工作的考古专家刘永生说。   仔细观察,大铁牛头戴漂亮头饰,骨骼粗壮,肌肉丰满,牛角形似犀牛角,长尾甩在背上,牛气袭人,铁骨铮铮。 4尊铁牛相似中有不同,写实里蕴含夸张成分。

  “铁牛选用的是我们当地晋南大黄牛的造型,看上去憨厚朴实,又有雄浑厚重的气势。 ”蒲津渡遗址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尉会萍说。

  除了“帅气”,铁牛造型还是美与力的联姻。   在每尊铁牛底板下方,有和牛身相连的6根长铁柱。

它们向前倾斜,牢牢扎入地下,使地面上的铁牛可以承受来自浮桥的水平拉力。   专家们考证,在对蒲津浮桥不断维护下,黄河两岸8尊铁牛连续“工作”了约500年,直到蒲津浮桥被金元战火毁掉,它们才卸下肩头重担。   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

”随着黄河逐渐向西改道,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铁牛也渐渐没入泥沙。 从此,民间流传着有关黄河大铁牛的各种美丽传说。

  永济市博物馆原馆长樊旺林坚信铁牛的存在。 他深入黄河滩涂探查、到民间走访,1988年开始正式寻找铁牛。 一年多后,黄河东岸的4尊铁牛,连同铁人、铁山、铁柱等面世,樊旺林百感交集,流下激动的热泪。

由于临近黄河,空气潮湿,地下渗水不断,出土后的铁器腐蚀严重,锈迹斑斑。

黄河西岸的4尊铁牛仍埋在泥沙里,没有被发掘。   黄河大铁牛的发现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。 经过两次考古发掘,人们将铁器群在发掘原址上提升了米进行保护展示。   “考古发掘印证了宋代怀丙和尚捞铁牛,重建蒲津桥的真实性。 ”刘永生说。

  如今,卸下重担的铁牛们依然膘肥体壮,一幅“沧桑未改牛脾气,进退还凭铁骨头”的气势。 中国桥梁专家唐寰澄认为,唐开元铁牛是有实际功能的艺术珍品,是世界桥梁史上唯我独尊的永世无价之宝。 (完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