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错!琼瑶这回依旧“很琼瑶”

币游国际官方网站

2021-06-01

琼瑶宣布将重病丈夫交还给继子女琼瑶夫妇图片来源:台媒继状告于正、安乐死议题之后,琼瑶阿姨又一次上了热搜头条,这次是家……务……事!事情的起因很简单,一年多以前,琼瑶的丈夫平鑫涛因失智症入院。 住院后的平鑫涛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,医生告诉琼瑶,要给病人插鼻胃管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。

琼瑶一直不肯,想到丈夫插了鼻胃管后就失去了人生关于吃的最后一点乐趣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关于是否插鼻胃管,琼瑶是反对的。 可三位继子女坚决要插管,救治自己的父亲。

所以双方就产生了矛盾。 继子平云公开信反驳,其在信中直言真正重点并非插鼻胃管,而是对“父亲值不值得活下去”认知不同。 继子痛斥琼瑶真正在意的是无法接受父亲失智,她认为“没有灵魂的肉”就不值得活下去,不如去安乐死。

看到继子这封信后,5月2日,琼瑶再发文向3名继子女道歉,同时反指对方捏造事实,称没说过这句话。

她激动写道:“我现在万念俱灰,也不再相信人间有情”。 琼瑶在受访时难过地表示,已决定把平鑫涛移交给继子女,暂时不会再去看另一半,因为害怕看到就情绪失控。 “我被敲醒了,对不起他们,对不起他们的妈妈,我的人生一败涂地,书也不会再写了。 ”前因——琼瑶丈夫患失智症住院400多天琼瑶含泪写长文——琼瑶与平鑫涛结缡38年鹣鲽情深,而丈夫罹患失智症,让她相当忧心,但仍强打起精神当“特别护士”,抱持着正向的态度照顾着丈夫的一切,昨天她写下丈夫住院的始末,称这个事件是她“永远的痛”。

当时平鑫涛插尿管、鼻胃管,虽没忘记如何用嘴吃饭,但却再也不吃固体食物,但这些,都还不至于让琼瑶崩溃,她透露,自从平鑫涛失智后,她每天会问丈夫3个问题,“你好不好?”、“你有没有不舒服”、“你爱不爱我?”她直言“我们之间,就靠这三个问题支撑着”。 琼瑶说,当她每天问丈夫“爱不爱我”时,他总大声回答“爱”,有次她改问:“有一个人,名字叫做琼瑶,你知道她吗?”平鑫涛竟看着她、困惑地回答:“不知道”,让琼瑶愣住了,“剎那间,四周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,天地万物全化为虚有”。 琼瑶发长文谈丈夫病情。

(图/翻摄自琼瑶脸书)求平鑫涛“最后一个忘了我"——琼瑶的痛不言而喻,哭了、崩溃了,还忍住眼泪,对着熟睡中的平鑫涛说:“我只请求你一件事,请求你,把我排在最后一个,当你把所有的人都忘记了,最后再忘掉我!”她写到最后,提及某次2人吵架,她负气下车,回家后家中堆满无数鲜花,卡片上写道:“希望能够潇洒,实在无法潇洒,从妳下车的刹那,我就开始感到,无尽无穷的落寞。

这与别人无关,只是太爱妳的缘故。 于是我满街乱逛,看画看花,故作潇洒,我还是无法潇洒!倒不如关在空屋里,想妳,想妳!还有一车子的花,等妳,等妳!十九年像闪电一般的飞逝,这几小时却比十九年还要漫长。 ”互拼——琼瑶与继子女意见不一杠上了琼瑶及其继子女图片来源:台湾《苹果日报》继子平云发表公开信:求琼瑶把父亲还给他们——知名作家琼瑶日前透露因为与继子的意见相左,最后在麻醉科医师兼作家侯文咏的建议下,妥协让丈夫平鑫涛插鼻胃管,但她深觉自己背叛挚爱,动念寻死。 5月1日,平鑫涛儿子平云通过女儿在脸书发表《一封沉重的公开信》,希望让关心此事的公众知道真相。   平云点出了他们与琼瑶之间的矛盾,“真正的重点始终不在于究竟要不要插鼻胃管这件事,而是我们跟您(琼瑶)对于父亲值不值得继续活下去的认知不同”,因为在平鑫涛的遗嘱中写着“当我病危的时候,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。

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,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里。 所以,无论是气切、电击、插管、鼻胃管、导尿管……通通不要,让我走得清清爽爽”,然而“清清爽爽离开”的前提在于“当我病危的时候”,所有医生自始至终都没有判过父亲病危或重度昏迷,“他只是失智而已”。

在父亲失智后,平云认为琼瑶始终无法真正接受这件事,似乎对对方而言,“不再记得您,无法对您说爱,就是‘没有灵魂的肉体’,就不值得活下去,不如去安乐死”,可是对子女而言,“他不记得我们,但我们对他的记忆还在,不会因此影响我们对他的敬爱”。

最后,平云还称:“我们十分愿意照顾自己的父亲(但之前平莹提议说要把父亲接回她家照顾,您却马上一口回绝)。

”回信继子反击琼瑶依旧“很琼瑶”——5月2日,琼瑶再发文回应继子的公开信,她称:“你们捏造的事实,说我说过:‘没有灵魂的肉体,就不值得活下去’等,让我欲哭无泪。

至于你们杜撰的‘对我来说,你们的父亲已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,从今以后,请你们自己照顾,我要去过我自己的生活了’更是荒谬绝伦,如果我曾经说过那些话,我还会活在每天数日子的煎熬中,一周三次奔赴医院探视吗如果我说过那些话,你们怎么没有把父亲接回,到四百多天后才提出来人在做,天在看,不要如此残忍和恶毒!你们毕竟是鑫涛的孩子!自从他2002年生病后,身体就不好了,是我在每天照顾他!他能如此长寿,我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……总之,我错了,我向你们三个郑重道歉认错,我不该认识你爸爸,不该写出让你们不愉快的文字,很多很多不该!请你们三位高抬贵手,饶了我吧!”“琼瑶式”悲愤的背后重病亲人该不该治——从琼瑶的表达来看,她虽然有戏剧化的语言,但对于有尊严地离开世界坚信不疑。

对此,她此前也曾经公开表达过这样的观点,高调地支持无需医师意见,只需要病人自主决定的安乐死,比目前的法律更为激进。

而其继子女的观点,则更多属于专业医师判断的范围,即病人是否进入了可以安乐死的状态。

为此,也可以理解为这是儿女们的淳朴孝心,希望延续父亲的生命。

他们纠结于是否选择了更好的医院,病人是否已经处于无意识的状态。

这样的心情非常普遍,东方孝文化之下,只要自己的条件足够好,就希望不惜一切代价地抢救长辈,包括去最好的医院,上各种高端的设备。 正是如此,中国的重症监护室使用最为频繁。 这是一场“琼瑶式爱情”的表达—— 其实,在父母不表态的前提下,子女没有资格决定父母晚年的生活方式;同理,在没有自主选择的情况下,多么亲密的人也无权决定对方的生死。

所以,在整场“平鑫涛争夺战”中,我并不认为琼瑶是多么有心机且无理取闹的女人,她只是浪漫主义至上的脆弱者,无法接受世事的无常和人生的不完美罢了。 我们老去时生死谁来定——“琼瑶事件”最值得探讨和深思的莫过于三个问题:插鼻胃管是否如琼瑶所言那么可怕?老人因病“失智”,是否等于失去活着的意义?在病危阶段,谁来主宰老人生死?  当我病危的时候,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。

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。 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里。 所以,无论是气切、电击、插管、鼻胃管、导尿管……通通不要,让我走得清清爽爽。

相关策划:[编辑策划:黄杨]。